设为首页首页回顾

网站首页 | 要闻 | 商周刊·专栏 | 财经·金融 | 商道·视野 | 区域经济 | 青岛新闻 | 招商信息·项目推介 | 房产·家居 | 汽车交易
食尚地标 | 旅游向导 | 职场招聘·求职 | 同城消费网 | 青岛出版社

滚动新闻: 商周刊 网上订阅
商之网首页 > 商之网独家策划 > 正文
 
春节,两种滋味

http://www.szkweekly.com/ 2018年03月16日 《商周刊》
导读:我只能在所剩不多的习俗里找寻春节的余味,或许我应该庆幸自己是个80后,也算过过真正的春节。

  记忆里的春节,是两种滋味。一种是外婆家的,一种是奶奶家的。

  城里的年

  今年的年三十是在青岛外婆家过的。

  以前外公在世的时候,记得从吃腊八粥开始,外公外婆就开始忙活起来。二人的分工不同,外公负责熬浆糊、贴春联、大扫除。他会把配比好的面粉和水放入锅里,不停地加热、搅拌,这是外公引以为傲的绝活,外公曾手把手教过我,“千万不要等开锅,要一直搅拌,慢慢地就成了浆糊。”浆糊的香味很诱人,我恨不得能去尝一尝。有一次,帮外公贴春联的时候,我想去偷吃几口,被外公发现了,他慈祥地笑着说,“傻孩子,这个太黏不能吃,会黏坏肚子的。”

  外婆负责蒸一锅白白的馒头、做各种各样的美味酱货。外婆先是把浸泡着的猪肚、猪大肠清洗干净,后来我才知道外婆会洗三遍,用盐洗一遍,用醋洗一遍,再用苞米面搓洗一遍,最后外婆会用独家秘方将下货酱制成美味酱货。快过年的时候,外婆还会带着我和表哥表姐,到集市上买肉,做腊肠。先是把瘦肉捡出,绞成肉泥;接着再把猪小肠翻来覆去地洗、刮;弄干净后,再把绞好的肉泥,和盐、香油、十三香等调料混在一起,用个漏斗灌进猪肠里,扎好,放在窗外晾晒,馋得孩子们直流口水,只等年三十那晚大快朵颐。

  过去,过年的年货都是自家准备的,就像是老舍在《北京的春节》中叙述的,“过了二十三,大家就更忙起来,新年眨眼就到了啊。在除夕以前,家家必须把春联贴好,必须大扫除一次,名曰扫房。必须把肉、鸡、鱼、青菜、年糕什么的都预备充足,至少足够吃用一个星期的——按老习惯,铺户多数关五天门,到正月初六才开张。”

  随着市场经济繁荣起来,外公、外婆年纪渐渐也大了,市场上卖生食的少了,卖熟食的多了,过年似乎再也用不着自己动手准备年货了。我们不用再等到过年,去祭五脏庙,穿新衣,收红包,现在很多商家到了年三十也是开业的,城市里年味慢慢地被吹散了。


腊月二十九的下午,家人会将写有祖先姓名的家谱小心翼翼地取出来,挂到摆满香炉、香烛的台案上供奉

  老家的年

  我经常会笑称自己是“城乡结合部”的孩子,不是因为我生在此,而是因为我的母亲是标准的青岛嫚,而父亲是青岛下辖县级市平度的农村人。父亲18岁当兵后,离开故土,与母亲结婚后,便在青岛安了家。

  现在经常有媒体报道,临近过年,许多80后、90后小两口会为了回谁家过年争吵。记得小时候,爸妈为了这一问题也会争吵,也算提前赶了把时髦。其实那个年代去公公婆婆家过年是正理,但交通不便,睡不惯土炕,吃不惯庄户饭,再加上老家的冬天总是天寒地冻,当时的我年纪小,母亲总是怕我会冻着……所以每次过年前,就像是在开动员大会,父亲极力游说我们回老家过年。最后干脆和母亲约法三章,今年在你家过年,明年到我家过年。不过随着我们家有了自己的车,老家的新砖瓦房建起来后,慢慢地母亲不再抗拒回老家过年,甚至觉得回老家过年更有年味。

  “除夕真热闹。家家赶做年菜,到处是酒肉的香味。老少男女都穿起新衣,门外贴好红红的对联,屋里贴好各色的年画,哪一家都灯火通宵,不许间断,炮声日夜不绝。”老舍在《北京的春节》描述的景象只能在农村里得见。

  外婆和奶奶都做馒头,但奶奶会等馒头出锅后,挨个点一个红点,说是上供用的。在我小时候,不知道“上供”是什么意思,但唯独对这一个个小红点情有独钟,在供养祖先后,馒头和其他一些贡品是可以吃的,于是这些小红点都挨个被我吃尽了肚子里。

  腊月二十九的下午,爷爷会将写有祖先姓名的家谱小心翼翼地取出来,挂到摆满香炉、香烛的台案上供奉。平度的供奉风俗是“鸡打头,鱼扫尾”,鱼代表年年有余(鱼),鸡代表大吉(鸡)大利,再配上油菜,意为“有财”。一刀切的方肉、豆腐、丸子、水酒也是必不可少的。在年三十晚上,拿一碗饺子出门,把饺子汤倒在家门口,再烧几张纸钱,就可将祖先们请进门供养。

  多少年过去了,平度经历东部大开发、南部大开发、北部大开发,只有老家西部没有开发,曾经一出村就进入平度城,到如今仍然如此。但从这两年开始,我们村里也有了新的变化,过去村里干涸的河道变成了停车场,家家引入自来水,过年听不到鞭炮响(村里给不放鞭炮的家庭,每家发放鼓励金)……我只能在所剩不多的习俗里找寻春节的余味,或许我应该庆幸自己是个80后,也算过过真正的春节。

(作者:文/图 本刊记者 孙梦)
 
上一篇:九江的年味 下一篇:变化的年味和乡村
 
 
更多文章
--- 友情链接 ---
  青岛出版社   美食生活网   谋思网   东亚合作论坛   青岛新闻网   新华网   环球网
  青岛财经日报   鲁网(山东新闻网)   卓越理财   大众网   东方早报   搜狐网   中证网
  半岛都市报   新浪网   华夏时报   凤凰网   南方周末   网易   21世纪商业评论
  三联生活周刊   新浪乐居   第一财经   腾讯网   齐鲁网   经济观察报   21世纪经济报道
  齐鲁网   商界   证券时报   财经时报   纺织谷   上海金融报   财经网

商周刊介绍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客户服务
Copyright 2004-2010 szkweek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商周刊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鲁ICP备14019936号
地址:山东省青岛市海尔路182号 青岛出版大厦6层 0532—85820014
同城消费网为本站指定技术服务商 www.tongcheng.cc